初夏之微

w开学长弧w「点开看喜食cp」

*✲゚*
哈利•波特
名柯魔快
宝石之国
红海行动
*✲゚*

_^绝对杂食^_少雷点_^

→斯哈&快新&冬巡组&顺懂 首

♡西弗勒斯本命
♡怪盗基德本命
♡灰原哀本命
♡南极石本命
♡狙击组本命

【快新】【孔乙己体】洗衣机你一定又被怪盗基德调戏了

* 沙雕改文

* 我爱鲁迅先生


------------------------------


帝丹高中的学生部,是和别处不同的:都是敞亮的屋舍,里面预备着饮食,可以随时取。参加部门的人,傍午傍晚散了工,每每聚在一起谈天。


我从十六岁起,便在帝丹高中的学生部里当萌新,部长说,资历太浅,怕做不得学生会的工作,就在边缘做点事罢。综合部的一官半职,虽然容易当,但缠夹不清的琐碎活儿也很不少。我们往往要亲眼看着收据从文件袋里拿出又在屉子里收好,看过柜子里有水有吃的没有,又亲看将塑料椅子整整齐齐放在礼堂里,然后放心。在各种烦心事下,想要面面俱到也很为难。所以过了几天,部长又说我干不了这事。幸亏辞退不得,便改为专管分发吃食的一种无聊职务了。


我从此便整时的站在柜台里,专管我的职务。虽然没有什么失职,但总觉得有些单调,有些无聊。部长是一副冰山脸孔,会里的人也只顾工作,教人活泼不得;只有工藤新一到场,才可以笑几声,所以至今还记得。


工藤新一是十六岁便入得学生会的唯一的人。他身材很纤细;面色白皙,颈间耳后时常夹些红红紫紫的痕。穿的虽然是一并的校服,可是又修长又笔挺,似乎是生来的气质,也没有教人看不顺眼的傲。他对人说话,总是满口推理陈词,教人半懂不懂的,却又信服不已。因为他名叫工藤新一,别人便从“滚筒洗衣机” 这谐音的话里,替他取下一个绰号,叫作洗衣机。



工藤新一一到场,所有会里的人便都看着他笑,有的叫道,“洗衣机,你颈上又添上新痕了!”


他不回答,对我说,“取瓶水,要一袋薯片。”便坐下抽出文件。


他们又故意的高声嚷道,“你一定又被怪盗基德调戏了!”


工藤新一睁大眼睛说,“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


“什么清白?我前天亲眼见你去抓人,反倒被怪盗基德扯住,抱着亲。”


工藤新一便涨红了脸,眼睛眯成半月,放下笔争辩道,“办案不能算调……调戏!……他要逃脱,能算调戏么?”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障眼法”,什么“不在场证明”之类,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学生处的屋内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听人家背地里谈论,怪盗基德原来也是读书的学生,但父亲出了事,政府又不能管;于是只好自己上阵,弄到将要偷东西了。他有一手好本领,便到处窃取宝石,查其父的下落。他虽然是做些偷窃的事,但在我们城里,声名比别人都好,因为他又有一样好习惯,便是有借有还,偷了不到几个时辰,便将失踪的宝石和镶有宝石的物件,一齐归还,有时还顺手做些好事,倒是难得的妙人。


如是几次,认真管他偷窃的人也没有了,就除了那关东的名侦探工藤新一,每每怪盗基德出现,他是必到场的,比粉丝还勤快得紧。


工藤新一吃了半袋薯片,涨红的脸色渐渐复了原,旁人便又问道,“洗衣机,你当真抓得小偷么?”


工藤新一看着问他的人,显出不屑置辩的神气。


他们便接着说道,“你怎的连半个怪盗基德的影儿也捞不到呢?”


工藤新一立刻显出颓唐不安模样,白皙的脸上笼上了一层红色,嘴里说些话;这回可是全是作案手法之类,一些不懂了。在这时候,众人也都哄笑起来:学生处的屋内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在这些时候,我可以附和着笑,部长是决不责备的。而且部长见了工藤新一,也每每这样问他,引人发笑。工藤新一自己知道不能和他们谈天,便只好向学弟说话。有一回对我说道,“你读过侦探小说么?”


我略略点一点头。


他说,“读过,……我便考你一考。破案有三要素,你知道么?”


我想,抓个人还反被调戏的侦探,也配考我么?便回过脸去,不再理会。


工藤新一等了许久,很恳切的说道,“不知道罢?……我教给你,记着!这些应该记着。将来做侦探的时候,破案要用。”


我暗想我和侦探的等级还很远呢,而且我也不打算做侦探;又好笑,又不耐烦,懒懒的答他道,“谁要你教,不就是目的、手法、现场么?”


工藤新一显出极高兴的样子,将两个指头敲着柜台,点头说,“对呀对呀!……这三样要素,你知道具体么?”我愈不耐烦了,努着嘴走远。工藤新一刚卸了笔壳,想在纸上写字,见我毫不热心,便又叹一口气,显出极惋惜的样子。


有几回,路过的学生听得笑声,也赶热闹,围住了工藤新一。他便给他们讲破案经历,绘声绘色的。学生们听完了故事,仍然不散,眼睛都望着工藤新一书包上的挂坠,是个怪盗基德的小人。


工藤新一着了慌,伸开五指将挂坠罩住,抱起书包说道,“不是我,这不是我挂上去的。”摊开手又看一看挂坠,自己红着脸摇头说,“这天煞的小偷,又动我的物件。”于是这一群学生都在笑声里走散了。



工藤新一是这样的使人快活,可是没有他,别人也便这么过。


有一天,大约是中秋前的两三天,部长正在慢慢地作季度总结,取出签到表,忽然说,“工藤新一长久没有来了。还欠好几份报告呢!”我才也觉得他的确长久没有来了。


一个嚼着辣条的人说道,“他怎么会来?……他伤了重了。”


部长说,“哦!”


“他总仍旧是去抓怪盗基德。这一回,是自己发急,竟到地下组织火拼的地方救人去了。那种地方,去得的么?”


“后来怎么样?”


“怎么样?大腿中了一枪,进了医院,做手术取了子弹,再打了石膏。”


“后来呢?”


“后来打了石膏了。”


“打了石膏怎样呢?”


“怎样?……谁晓得?许是怪盗基德照顾着罢。”


部长也不再问,仍然慢慢地做他的总结。



之后,秋风是一天凉比一天,看看将近初冬;我整天的吹着空调,也须穿上棉袄了。一天的下半天,学生处没有一个人在,我正合了眼坐着。忽然间听得一个声音,“拿一瓶水。”这声音虽然极低,却很耳熟。


我扭头一望,却是工藤新一在柜台下对了讲台坐着。他脸色白皙而且纤瘦,脸上倒还泛着红润的颜色;穿一件常规的校服,书包在肩上挂着,怪盗基德的小人挂件甩来甩去;见了我,又说道,“拿一瓶水。”


部长也走进来,一面说,“工藤新一么?你还欠好几份报告呢!”


工藤新一推过去一个文件夹,仰面答道,“这……下回带来罢。这是上个季度的总结报告。”


部长仍然同平常一样,笑着对他说,“洗衣机,你又去抓怪盗基德了!”


但他这回却不十分分辩,单说了一句“不要取笑!”


“取笑?怪盗基德在新闻里可都交代了!吃了颗枪子,得了这么个男朋友,还不好?”


工藤新一低声笑笑,不像是要再提的样子。此时已经聚集了几个人,便和部长谈论起来。我取了水,走出去,放在他面前的桌子上。不一会,他喝完水,便又在旁人的说笑声中,慢慢走去了。



自此以后,又长久没有看见工藤新一。到了期末,部长取出工作记录表说,“工藤新一还欠好几份报告呢!”到第二年的端午,又说“工藤新一还欠好几份报告呢!”到中秋可是没有说,再到期末也没有看见他。


我到现在终于没有见——大约工藤新一的确转学去了江古田,和男朋友一道了。



-fin.


200粉啦,感谢♡

【快新】【ABO】论解决发情期不适的高效方法

-

* 沙雕段子一个

* 梗源是Inside小姐姐,自己看不解释XD

 
 


--------------------------------------------------



工藤新一活到19岁,仍旧是个干干净净清清白白的Omega,从未找任何小A帮忙捱过发情期,一旦难受起来全靠抑制剂。

 


听说长期服用抑制剂对身体不好,可粗神经的工藤新一丝毫也不担心。他有来自天才科学家宫野志保的特别赞助——为名侦探量身配制的天才抑制剂,起效又快又好还没有副作用,专门针对他这种动辄不顾自己发情期将近就跑出去办案,还亲自上身追击犯人的傻瓜热血侦探。

 


宫野志保不止一次地翻着白眼问:“你打算和我的抑制剂过一辈子吗?”手下却仍是递过新装满的小瓶。工藤新一知道她在套话,但也只笑而不语。

 
 

---------------


可是即使是名侦探也有疏忽的时候。

 
 


工藤新一从公安回到家已经是深夜了。

 


发情期来得毫无预兆,就像装抑制剂的小瓶,消失得毫无预兆。

 


工藤新一心急如焚,发疯似地到处翻找,可家里越来越凌乱,上个月才用过的抑制剂却始终不见踪影。工藤新一气喘吁吁地瘫在沙发里,脑子里绝望地回荡着旋律:

 


       “Sancta Maria Sancta Maria


  让这个迷途的羔羊回家吧


  抑制剂啊抑制剂 你快快出现!”

  

 
 

宫野陪博士旅游去了,而到最近的药店要穿过一条乌漆嘛黑的巷子。工藤新一感受着渐渐上升的体表温度和由内而外越来越明显的疼痛感,猛然错觉家徒四壁,举目无亲。

 
 

唯一能帮上忙的人在百里之外的江古田。工藤新一捏着手机犹豫了半天,但经不住骨子里那灼人感觉的催促,略带自暴自弃地轻点了拨通按钮。

 


 -



“喂?”



 

听到那人声音的一刻,战栗传遍了工藤新一全身,他不得已地迅速喘了几口粗气,才略微带颤地发声:“快……快斗!”

 
 


瞬间反应过来的黑羽快斗大吃一惊:“我靠,你的抑制剂呢?!”

 
 


“别废话!要是有抑制剂我还call你干什么!!”工藤新一咬牙切齿。

 
 


那厢的声音停顿片刻,有些迟疑:“所以……你是想让我……帮你带抑制剂过去吗?”


 

“……”

 

 

工藤新一强忍住摔电话的冲动,憋了半天才深吸一口气,小小声地挤出一句,“……你过来就好。”语速快得像水里升起的气泡,本就泛红的面颊冒起了烟。

 
 

那端沉默了两秒,遂响起了挂断的嘟嘟声。

 

 

工藤新一倒没想到电话来得快,没几分钟手机又在他手心里震动起来。工藤新一努力控制手指滑动屏幕上绿色的小电话。

 
 


“开门。”

 


 

电话立刻断了。

 


 

工藤新一皱了皱眉。他扶着墙移动到门边,倚在门上向猫眼里望,视野内空无一人。猛地拉开门,只有空荡的楼道和头顶突然亮起的声控灯。

 


搞什么名堂?工藤新一关上门。就在他忍着全身的躁动,努力调动脑细胞,思索这个转业的小偷又在耍什么花样的时候,手机再次震动起来。

 


“喂?”


 

“哈哈哈哈哈!”那端忽地传来爽朗的笑声,“你刚才去开门了吧??”

 
 



“你看,你都能跑去开门了,现在应该没那么难受了吧?”

 
 



工藤新一本来就喘,一口气没上来差点儿憋死。血液直往脑子里窜,工藤新一咬碎一口银牙,手机屏幕也发出了即将破裂的警告。

 
 


不过还真没那么难受了。

 


 

哎,都是气得。

 
 


工藤新一气过头反倒冷静下来,调整呼吸冲着电话里说了句:“没有。”

 


“谁tm花两分半能跨越大半个东京啊。你住在我家屋顶上吗?”

 
 

电话那端明显一窒。


 

黑羽快斗很快地反驳道:“你骗人,你明明就去开门了。”

 

 

“你怎么知道的?”

 

 

工藤新一话音刚落忽然觉得不对劲,太不对劲了。

 

 

似乎有什么味道太过浓烈了,并不是他自己的信息素,而是某种他太过熟悉以至于先前没有注意到的气息,混合着城市与海的味道,此刻铺天盖地。

 


 

“你说呢?”声音忽然近在咫尺,比手机中传来的更近。

 


 

灼热的呼吸喷在耳畔,工藤新一的耳朵又红了一个色调。身体彻底软下去,在他以为自己会跌落的一瞬间被一双有力的胳臂托住。


 

工藤新一已经说不出话了,他反手环住黑羽快斗的颈项,本能地将头后仰,埋在对方的肩窝里,汲取颈项间的浓烈气息。城市上空风的味道,夹杂着海风的咸湿气息扑面而来,让他想起钟楼上方镶着星光的夜幕,被风吹乱的刘海拂过额头。


 

工藤新一不知怎地感到安心。黑羽快斗最喜欢在日常的小事上弄些别出心裁的小把戏,浪漫吗?都说浪漫是最不稳定的东西,但那人却让他不由自主地相信他,认为他真的能给他幸福。侦探向来追求证据充分,这次竟然没顾上。工藤新一模模糊糊地想着,顺便下了结论,大约这就是爱情。

 
 

工藤新一把自己转过来面对黑羽快斗,抓紧对方的衣领仰起头,有些难耐地在他身上磨蹭。

 

 

黑羽快斗低头看去,怀里的人眼神迷离,面色酡红,吐气如兰,空气中弥漫着甜腻的味道,近乎让人窒息。最后一丝理智也远走高飞,黑羽快斗抱起人劈头盖脸就亲了上去。

 

 

一吻结束,黑羽快斗还是不是很确定工藤新一的心意:“真想好了?”

 


 

工藤新一伸出一根手指挑住黑羽快斗的衣领拉近,顺势凑到少年的唇边:

 



 

“别废话。”

 
 




--------------------------------------------------

 一点补充


 

1

怪盗基德,一个众所周知的Alpha,没有人知道他的信息素是什么,除了关东的名侦探,没有人遇见过他的发情期。

 


 

2

黑羽快斗的信息素类似于混合着城市气息的海风,与岛国空气中特有的味道混为一体,除非大量外泄,否则极其难以辨认。

 


 

3

接到工藤新一电话的时候,黑羽快斗正和他的鸽子一起蹲在工藤宅的屋顶。

 
 

黑羽快斗的确是算准了时间来的。

 
 


做什么呢?

 
 


当然是偷东西啦。


 


 

-fin.

 
 

* 送给 @Inside (小姐姐肚子痛,怕不是发情的易感期到了xxx)(缩头

 
 

* “哈哈哈哈哈!你看你都能看文了,应该没那么痛了叭?”(xwx

 
 

* 今天的工藤新一依然没有确定的信息素气味w设想了大众化选择的柠檬味,然后突然特别想喝超市里卖的海盐柠檬www



* 不建议男生用这种方法哄姨妈痛的女朋友www容易搞砸导致分手(真的




 

【快新】记一次工藤新一失败的告白

-

* 不是更新!快斗生日的时候搞活动发过de!


*因为转载不能放合集所以再拷贝一遍(缩 ww



------------------------------------------------------------


生着锈的铁门“砰”地打开,年轻的侦探猛地撑住门框,眼神直直地射向天台的另一边。


 


——一个寂寂的白色身影踩着月雾在那端轻巧巧落下。


 


 


侦探反倒沉静了些许,从那锈掉的门上抽开手,任由它咿呀地阖拢。侦探的脚步是坚定的,而他本人还在微微喘着气,似乎是尚未从方才的剧烈运动中缓过来,颊侧还染着胭脂。


 


白衣的怪盗从未转身,斗篷在月雾中肆意地漫舞。


 


工藤新一感到有什么正离他而去似的,随即一阵心慌慌的烦躁,少年人终是沉不住气的,一瞬间什么也不顾了,忍不住问出口。


 


 


“为什么?”


 


为什么拒绝?


 


 


工藤新一怎么也没有想到怪盗基德真的说出了那个意表拒绝的字眼。


 


 


他们认识了半年多了。敏锐如工藤新一,又怎么会意识不到年轻的怪盗对他的迷恋?两人之间的你追我赶,若有似无的调情,暗含挑逗意味的歧义话语……充斥着刺激与较量那人明里暗里泄露出的爱意,使侦探的心悄悄地沦陷。


 


 


他不介意旁人如何看待这一切,他已经为别人付出够多了……这不是重点,但谁在年少的时候没疯狂过几回呢?为了他作为侦探的正义梦想,他可以连命都弃置不顾,为什么在爱情上便不能如此!


 


他愿意相信自己在两者上有同等的好运气,也愿意相信那白衣的怪盗。


 


 


 


他一直认为,他们的感情将是水到渠成的事——只欠一个告白,外加一个充满激情的吻……工藤新一低吟一声,用手掌根部遮住了眼睛,随后下滑,捂住整张脸。


 


——有的,那次他们的嘴唇不是差点就相遇了吗?


 


地点刚好,是他们邂逅的天台;氛围刚好,周遭的空气静谧而微燃;至于距离……再近些,就更好了。


 


 


两人都有些呼吸急促,相似的眸子透过对方的瞳孔,再望进自己的,像一个无尽的循环,又像湛蓝的漩涡将彼此都吸入深渊。


 


 


 


中森警官破门而入的声响不合时宜地打断了这一切,怪盗基德忽然醒悟似的慌忙松开揽在新一腰间的手,纵身一跃,向远处飞去。侦探略有些失神地喘着气,看着晚到一步的中森警官对着远去的白点手舞足蹈地怒骂,随后拍拍他的肩说着,“小子,辛苦了。”


 


 


明明已经很近了。


 


——但那距离,刚好可以解释为意外。


 


 


工藤新一终于意识到,他该做些什么——那个毫无觉悟的小偷似乎没有想要告白的迹象。某些时刻他的确感觉看不透他,但他实在是有些等不及了。


 


只要有充足的时间细细思量,侦探便从不做没把握的事,对于怪盗基德的告白亦是这样。


 


他用侦探的方式拟划了详细的方案和策略,花了三天时间打了腹稿——为此他甚至向灰原哀旁敲侧击地询问注意事项,然后被迫忍受了半个钟头来自女孩看穿一切的戏谑眼神。


 


 


只是——


 


 


 


“不。”


 


白衣的少年将眼睛埋在帽沿和单片眼镜的后面,嘴唇微动。


 


工藤新一睁大了眼睛。若不是周围的寂静使得那微小的声音显得太过清晰,他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侦探死死地盯着对方隐藏在帽沿后的脸,就好像他真能看透似的。白衣少年绷得过紧的下巴将他的紧张泄露得一览无余。毫无征兆地,怪盗转身就跑,急跨两部,展开了白翼。


 


工藤新一吃惊得忘记了射出一个足球来阻止那人无耻的逃脱行径。


 


 


——当然,他也不会。


 


凭着对风向的观察以及对那人的了解,或许还有天意——工藤新一在另一个天台上追及了迫降的怪盗基德。


 


 


于是便有了先前的一幕。


 


 


工藤新一向白色的背影逼近,少年的自尊心与好胜心,以及侦探喜欢寻根究底的特质,都叫嚣着迫使他开口询问。不然他追上来做什么呢。


 


怪盗微不可见地抖了一下,但没有动作。


 


侦探顿了下,眯了眯眼。


 


 


“这不像你,基德。


 


“怪盗不是一向有风度的吗?


 


“为什么要拒绝?”他顽固地问着,却仍旧没有得到回复。


 


“除非真的是我自作多情……”


 


 


白衣少年猛地睁大眼,一转身却发现侦探早在某个被他忽略的时间里立于跟前了。猝不及防的一下促使怪盗脸颊爆红。


 


“你没有!”


 


本来是激动地喊出口的,一对上对方的眼睛,声音便小了些许,但仍旧是固执的坚定。


 


 


开了口,事情便容易得多。


 


“不是现在,现在还不行……”怪盗急急地说着,想了想,又恳切地加了一句,“新一。”


 


工藤新一浑身一颤。


 


 


那人从未这么称呼过他,大多数时候是一本正经的“名侦探”或者“侦探君”,偶尔是“工藤新一”。


 


 


“我……”


 


他想说些什么,但是被怪盗一挥手打断了。他仿佛知道他要说什么,不能更清楚和肯定似的。


 


 


 


“我知道你不在乎身份,更不在意别人的看法和眼光,”他抓住侦探的手腕,隔着袖子握着,“但是我在乎。”


 


“我不希望你忍受这些无谓的东西,说没有影响是绝无可能的。


 


“我希望我们能够得到所有人的祝福,而不是非议。”


 


 


怪盗基德轻咬住右手指尖,眯着眼微一偏头扯下手套,轻巧地塞进口袋,侦探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白衣少年第一次伸出五指扣住对方的手,指间的坦诚相见使得工藤新一又一阵战栗。


 


 


“快斗……”


 


“是怪盗。”白衣少年严肃地纠正,伸出一根食指抵于对方唇上。“怪盗是不能和名侦探在一起的,但黑羽快斗可以。等我的葬礼过了之后,他便会来见你。”


 


“愿意等吗?”少年笑得有些欠揍。


 


 


侦探勾勾嘴角,“那么,可不要失约了,小偷先生。”


 


 


 


 


“到时候,我将亲自为你送葬。”


 


 


 


 


 


 


 


 


—end—


 


 



* 感谢阅读♡



【快新】讲个鬼故事

-

* 很短很短的w

 
 

* 超吓人w

 
 

*^_^*

 
 

------------------------------------------------------------





新一从一个诡谲的梦中惊醒过来,浑身冒着冷汗。不可置信地扭头望去,窗子竟莫名其妙地大开着——冰冷的风不断地灌进来,两侧的窗帘有了生命似地乱舞。

 
 


然而在下一秒,工藤新一便被余光所见夺去了呼吸。猛地转头,似乎瞥见一道白影自窗外一闪而过。

 




 

是眼花了吗?

 




 

新一吃力地撑起身子,朝床头的镜子里望去,借着月光,镜子映出一张惨白的面容。新一看见自己睡眼惺忪,头发乱糟糟的好似荒芜庭院里的杂草。

 
 


楼上忽地传来尖锐的摩擦声,好像钉尖刮向玻璃般的刺骨。新一没动,镜子里的脸忽然冲他露出一个瘆人的笑。

 




 

新一浑身一颤。






 
 

“黑羽快斗!!!你他妈给我从梳妆台后面滚出来!!!!!”



 


 

-fin

 


 

* 其实是沙雕耶

 
 

* 突然翻出截图发现很久以前和盆友讲过,然后填充了下混更w嘻嘻嘻w

 
 

* 来找我玩吖,给你讲鬼故事٩( ′ω' )و 


 

草稿混更www快乐摸鱼!

(是半年以后才到的复活节的兔子

神奇动物在哪里2定档了
11.16与英国北美同步上映
——期待ing

艾霖娜:

《神奇动物在哪里2》
《Fantastic Beasts And Where To Find Them 2》
(格邓是情头耶)
((海报真好看
(尽力翻译))
...

纽特·斯卡曼德:被通缉

蒂娜·戈德斯坦恩:在国外作业

雅各布·科尔瓦斯基:感兴趣的“麻鸡”

奎妮·戈德斯坦恩:下落不明

阿不思·邓布利多:受到监视

盖勒特·格林德沃:逍遥法外的黑巫师

克雷登斯·拜尔本:寻求身份

莉塔·莱斯特兰奇:受到预言牵连

忒休斯·斯卡曼德:接到魔法部命令

♡期待ing♡

...

(转载随意

放一起了

嗯不知道怎么把握间距嗷www

算是提前的七夕贺叭

隐性快新喔

另一半的新一变魔术www

斗子踢足球那一半自己翻主页xd

是一个反串啦~

隐性快新哦

这是斗子的一半,新一还没画完w

(这几天没有写文的欲望所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