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夏之微

w开学长弧w「点开看喜食cp」

*✲゚*
哈利•波特
名柯魔快
宝石之国
*✲゚*

_^绝对杂食^_少雷点_^

→斯哈&快新&冬巡组 首

♡西弗勒斯本命
♡怪盗基德本命
♡灰原哀本命
♡南极石本命

子站「艾霖娜」hp圈常驻

草稿混更www快乐摸鱼!

(是半年以后才到的复活节的兔子

神奇动物在哪里2定档了
11.16与英国北美同步上映
——期待ing

艾霖娜:

《神奇动物在哪里2》
《Fantastic Beasts And Where To Find Them 2》
(格邓是情头耶)
((海报真好看
(尽力翻译))
...

纽特·斯卡曼德:被通缉

蒂娜·戈德斯坦恩:在国外作业

雅各布·科尔瓦斯基:感兴趣的“麻鸡”

奎妮·戈德斯坦恩:下落不明

阿不思·邓布利多:受到监视

盖勒特·格林德沃:逍遥法外的黑巫师

克雷登斯·拜尔本:寻求身份

莉塔·莱斯特兰奇:受到预言牵连

忒休斯·斯卡曼德:接到魔法部命令

♡期待ing♡

...

(转载随意

放一起了

嗯不知道怎么把握间距嗷www

算是提前的七夕贺叭

隐性快新喔

另一半的新一变魔术www

斗子踢足球那一半自己翻主页xd

是一个反串啦~

隐性快新哦

这是斗子的一半,新一还没画完w

(这几天没有写文的欲望所以……

【快新】名侦探也是凡人系列 2

-

第二弹:困扰正常17岁男孩的那些小♂秘♂密

PG-13

——————————

* 是随想啊w

——————————


厚重的窗帘阻隔了月光,一室的黑暗浓稠得化不开,深黢黢的,叫人挣脱不得。



热。



工藤新一感到前所未有的燥热,仿佛置身烤炉,最后一点水分也快被榨干,只能无助地喘着气,像一条涸辙的鱼。伏在身上的人不住舔吻他的唇,使那柔嫩的花瓣变得湿润,也缓解了他的干渴。他努力汲取着那区区的一点湿润,像是久困于沙漠的旅客,绝望地舔舐瓶中最后一滴水。那是毒药吗?工藤新一模糊地想着,却忍不住伸出手臂,勾住眼前人的脖子用力收紧,以便接近那给他慰藉的源头。


有双手在他身上灵巧地游走,魔术般点燃所有的火把,却不将其熄灭。工藤新一难耐地弓起身子,感到自己像是伊卡洛斯,即将落入海里窒息而死——融化的不止是双翼。


“KID……”他听见有人轻呼,带着隐忍的欲望。是他自己吗?



亲吻。



有什么正在深入,模糊中工藤新一听见有人低哑地温声软语,那声音中含着安抚的力量,使他心定神宁,却又止不住身体的轻颤。


气流拂过耳垂的感觉如此清晰,令他浑身酥软无力。工藤新一凭着直觉紧跟那人的步伐,攀越高峰,又一起堕入深渊。黑暗太过深切,他看不清对方,却感觉自己陷入了恍惚的幻境里去,仿佛被无限宠爱着,只要长梦不醒,他终将幸福到世界尽头……


——————————


晨曦将露水蒸干,工藤新一惊慌失措地睁眼,刚一动,便感到胯间一阵冰凉,不用手摸都知道,底裤早已濡湿一片。


要死了,怎么做这样子的梦……


工藤新一红着脸试着挪动自己靠在床头,腿间的粘腻若有似无地蹭着下身敏感的肌肤,随之而来疯狂的羞耻感使他浑身轻颤。


工藤新一小声地呻吟着,用右手手掌轻轻抵住额头,欲哭无泪。长到17岁才做春梦,算不算是个奇迹?工藤忽然想起一年多前服部平次忽然给他打电话,吞吞吐吐地问他有没有做过什么奇怪的梦,还一直别扭地强调“你知道的,你知道的那种啊……”



工藤新一莫名其妙,答了不知道便冷漠地挂断了电话。


但是现在他知道了……工藤新一绝望地想,他就不能不知道么!?


难道是他以前思想太禁欲系古板了……或者他一直爱着他的案子,只是没法和它们做些不可描述的事?



停。



工藤新一命令自己停止胡思乱想。



他也不想表现得像个情窦初开的无知的青涩小伙,虽然事实就是如此……但是谁能告诉他,为什么是个男生!?


好吧,他可以接受这一点,但为什么是那个小偷啊啊啊!!!


那声“KID”又在耳边回响,工藤新一再次呻吟,忍不住扯过被子捂住脸。



铃声不适时地响起,工藤新一看也不看地一把抓过手机接通,宫野志保的声音传了出来。



“快点起床!你还想吃早饭……诶?!!你在哭吗?”



“我梦到他了……”工藤新一苦着脸下意识地倾诉。



“哈?”



“怪盗基德……”



宫野志保一愣,没等她反应过来,那端的工藤新一仿佛一下子醒悟自己刚刚说了什么,然后猛地按断了电话。



宫野志保眨着眼,片刻后终于意识到了那个傻瓜侦探究竟出了什么状况。脸红,嘴角控制不住地扬起,女孩难得没形象地倒在沙发上笑个没完。“那家伙也长大了啊……”女孩带着笑意喃喃自语着,不住地用手给自己扇着风。


————


这边的工藤新一羞愤欲绝。忍着胯间的异样感姿势别扭地走进盥洗室,他想着宫野一定猜到了什么,于是毅然决然地决定今天不去蹭早饭。



end


——————————

  • 今天一定要话痨:


* 我给自己定了三个段,cm,cb,sy……

(我希望你们看不懂……看懂了也不要明说好嘛www)

但是只写了第一个w后两个可能还会写……(只是可能啊


* 这叫什么,我大概是第一次一脚踏上了R-18门前的草坪,扒着黑漆的雕花铁栏杆向里张望。但是短期内进不去吧……怎么办,完全写不下那些wwwwwww的词(!)就比如某器官的学名(www)还有……什么的(←你在说什么)我也不想像个什么都不懂的青涩小女生一样虽然事实就是如此。嗷!有种手伸进了罐子拿到糖却抽不出来的感觉。


* 简直像挤牙膏一样,不过我平时写文也差不多其实……


*总之谢轻喷!!!



【快新】名侦探也是凡人系列 1

-
第一弹:名侦探也需要上厕所真的不骗你们。

——————————

* 是随想沙雕啦www求轻喷

* 在你们眼里名侦探是不是神仙是不是不用上厕所的……

* 因为名侦探日常去厕所只有一个理由那就是要搞事……

——————————

-

那个老管家看起来有些可疑,柯南用手支着下巴暗暗思忖,他的证词毫无漏洞,但却显得过于有条理……柯南正想着,忽然感到一阵来自人类原始的冲动。

一定是早上的果汁喝多了!柯南暗自懊恼着,眯起眼睛揪了揪毛利兰上衣下摆:“我要去上厕所——”

毛利兰叉着腰,一副不相信的样子,“快点回来,不能乱跑喔!”柯南只好讪笑着“嗯”了一声。

等到跑出门,柯南终于松了口气,却听见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回头一看,发现少年侦探团的几人通通跟在后面。柯南头疼:“你们跟来干什么啊!”步美小嘴一撅,浅蓝的眸子里盈满了怒意,“柯南每次去上厕所,自己就偷偷把案子破掉了!”光彦不满地大声附和,元太也是一脸气愤地抱着胸瞪眼。

柯南更加头疼,怎么一个两个都是这样……自知这帮孩子倔的很,也不再争辩,任由几个小尾巴跟着,去了厕所再回来,抬眼看到灰原哀一脸戏谑,不免感到困窘极了。

-

——但这个万金油的脱身借口还是一遍一遍地被使用着,名侦探有一种浓浓的无力感。

——————————

后来呢?柯南开启了回忆模式。

后来,也还是没能变回去。偶尔还得靠着灰原的解药过关。

再后来,嗯,和个小偷在一起了。

白色的那个。

明明都还不知道能不能变回去啊……

但是那个小偷说要等他。

嘛……

那就等好了。

叫他等一辈子。

……

——————————

没有人知道为何一个七岁小孩会红着脸趴在桌前发呆,眉眼含春,嘴角还时不时地扬起。没有人看到这一幕,因为柯南把自己关在了房间里。事实上众人只看到柯南最近勾搭上了一个疑似正太控的高中生大哥哥,关系似乎很好很密切,甚至超过了服部平次。

——————————

-

黑羽快斗爽朗地微笑着介绍自己是个魔术师,但众人发觉,此人的破案水平似乎不输工藤新一。难怪柯南会喜欢他了。

-

这天黑羽快斗又随他们一同出游,柯南几乎是一路都和黑羽黏在一起。

几个人几乎是可以预见地碰到了凶杀案。

-

江户川•死神•柯南 心累.jpg

-

案子破了大半,终于想通一切的柯南终于发觉了自身目前的窘迫情况。经过两个小时的车程,再加上里里外外这么一折腾,一上午摄入的水分早就浑身流过一圈,集中到了下腹。柯南表示急需抒解。

毛利兰不厌其烦地叮嘱他不得乱跑,柯南冲出房间,却因为一阵琐碎的细响止住了脚步。

-

似曾相识的场景。

柯南深吸一口气转身,咬牙切齿道:“你、跟来、做什么。”

黑羽快斗一脸无辜:“名侦探你难道不是去变大嘛?我去帮你换衣服吖~”

语气清纯得仿佛是在说“你要不要吃巧克力蛋糕”。

柯南的脸色瞬间向服部平次靠近了不止一点。

忍无可忍的柯南一按腰带,毫不犹豫地给了黑羽快斗一球。

当然,是没有烟花的那一种。

「黑羽快斗你他妈给我滚!老子真的是要去上厕所啊啊啊!!!」

-

啧,都是什么人。

我工藤新一跟厕所什么仇什么怨呐。

-

——————————

* 是日常随想啦www

* Keep 崩坏ing...

* 我要把名侦探的光环去干净。

-

【快新】段子十题8-10

-是沙雕糖

* 描述见前篇——

【快新】海绵宝宝语录十题1~4 (微恶搞

【快新】段子十题5-7

* 建议连前篇阅读

————————————————————




  • No.8“哦!不!海绵宝宝别,别过来!”



周身置于一片浓稠的黑暗之中,工藤新一惊恐地喘着粗气,仿佛一条脱水的鱼,手指无措地向身后摸索着,触及之处却是一片万丈深渊。


身前的人影愈发清晰起来,工藤新一的瞳孔骤然放大,



“哦!不!黑羽快斗别,别过来!”



工藤新一的声音打着颤儿,拼命地摇着头。


“后面,后面……”


“我懂我懂,哎呀新一别害羞嘛!我会帮你的~”


恶魔的尖角从黑暗中被勾勒出来,少年坏笑着,置若罔闻地不断挨近惊惶失措的新晋恋人,伸出一根修长的手指划过对方的脸颊。


工藤新一一吓,忘了自身处境猛地向后退去——潜意识里期待的支撑点落空,工藤新一惊叫一声失重向后翻倒下去……



“砰!”


新一直接给摔得没了声儿。



黑羽快斗“啪”地打开灯跑下床,心疼地抱起工藤新一放在被子上面,手上不规矩地替他这里摸摸那里揉揉,嘴里还念叨着“宝贝疼不疼,宝贝你要掉下去了怎么不告诉我……”。


工藤新一:……你说你懂来着。



然后黑羽快斗让他的宝贝在几个小时内都没能再次想起恐惧这件事儿。




  • No.9“谢谢,谢谢你们的一事无成!”



“亲爱的中森警官,以及您的部下们,谢谢,谢谢你们的一事无成!”怪盗基德一甩华丽的白披风,慷慨激昂地做着告别演说,“没有你们,就没有我的愿望得以实现的今天!”


怪盗基德不知从哪里摸出一把玫瑰花瓣一扯披风挥洒出去,引起一片少女阿姨老婆婆的尖叫。



------------------------------



黑羽快斗扯着被子猛地刷啦一挥手,工藤新一被冻醒过来打了个喷嚏。工藤新一打开小夜灯,望着满面红光呵呵傻笑还喃喃自语的黑羽快斗,不禁翻了个白眼。怎么办,有种一巴掌拍醒这家伙的冲动……



然后工藤新一认命地替傻小孩拉上被子。




  • No.10“我恨你们所有人!”



黑羽快斗兴冲冲地闯进包房,一干人等停下手中的刀叉一齐瞧着他。



“怎么样呢?”黑羽快斗踮着脚四下瞅着餐桌,“我的黑森林……”他看见了还带着巧克力碎屑和蛋糕渣的印花纸盘。


黑羽快斗的笑容逐渐僵掉,然后消失。



“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恨你们所有人!”



黑羽快斗眼泪汪汪地摊靠在门边,以控诉的眼神瞪视着四周。



场面一度陷入僵局。



“咳,”工藤新一咳嗽一声清了清嗓子,“那个,快斗啊,对不起啊我们忘记了……”


黑羽快斗的视线猛地转向,然后迅速锁定工藤……右手上的叉子。


工藤新一不知怎么一个激灵,反应迅速无比地一口咬下叉子上戳着的最后一小块蛋糕,然后被一只巨型犬撞了个满怀。



“嗷……”


黑羽快斗的怨念已经不能用言语表达了。



工藤新一忽视那皱在一起仿佛下一秒就要哭出来的俊脸,嘴里慢吞吞地咀嚼着,手下暗暗使劲儿想要推开挂在自己脖子上的人。


黑羽快斗死死地环住工藤新一凝视着他,不自觉地舔了舔嘴唇,愈发收紧了手臂。闻到面前飘来的一缕缕甜香,黑羽快斗一个没忍住,狗狗似地扑上去啃住了那张嘴,撬开新一的小白牙四处寻找蛋糕的味道。



“嘶——”周围传来一片倒吸凉气的声音。


“……黑羽快斗!!”工藤新一被舔得浑身发软,好不容易推开了大狗,新一拿手背挡住红得耀眼的嘴唇,狠命瞪了罪魁祸首一眼,“没人告诉过你不能从别人嘴里抢东西吃吗!!?”



啧——



——没眼看了。




——————End——————


* 是沙雕糖

* 没有了,靴靴你们看完❤

* 回头把10条整合在一起www就是一篇完整的文章辣w


【快新】段子十题5-7

-

* 描述见前篇——【快新】海绵宝宝语录十题1~4 (微恶搞


* 建议连前篇阅读

————————————————————




 

      
  • No.5“再见海绵宝宝,我会想念你的。”



怪盗基德的告别演出不是偷取任何宝石,而只是以魔术师的身份,单纯地,简简单单地表演了他最后精心准备的节目。


楼下大片的路人驻足惊呼,不少人拿着手机做直播,尽管他们什么也看不分明。电视台与警察部署在东京另一条街道,还未能及时赶到,不过怪盗基德从不缺少观众。



事实上,今夜只要一个就够了。


——艺术家从不讨厌那些真正优秀的评论家。



怪盗基德以一个帅气的鞠躬礼结束了他的表演,将手中的玫瑰献给名侦探。



“All days are nights to see till I see thee,


And nights bright days when dreams do show thee me.”



年轻的怪盗牵着工藤新一空出来的那只手,仍旧保持着弯腰的姿势,尚未完全成熟的声线被刻意压低,诗句从那白色高礼帽沿下边缓缓流泄出来,如同瑰云般浓墨重彩。


工藤新一捏了捏手中除去尖刺的玫瑰,有些心不在焉地垂下眼睫盯着圆圆的帽顶,惊异于自己在这种时刻竟然还有心思开小差。


夜晚的楼顶当真是一片漆黑的,但是月光却显得愈发明亮了。白色的西服微微反射着些许银光,显得朦朦胧胧,似真似幻。


手背传来嘴唇的触感,工藤新一微不可见地抖了一下。侦探的心里像一湾浅潭,乱得漾满了波纹,却是清澈而透得见底。



“再见名侦探,我会想念你的。”



白衣的怪盗直起身来松开少年的手,轻盈地跃至天台低矮的围墙上蹲下,扶住帽沿最后回眸一笑,随即消失在侦探的视线中。


工藤新一隐隐感到什么东西正在失去,不免稍微有些慌乱,抬眼看时候,四周又只剩月光,明晃晃,清亮亮的。


工藤新一隐约听见楼下人群的喧哗,警车刺耳的鸣声愈渐接近。走到天台边缘向下看时,各色的灯光在远处的地面闪烁着,映在蓝色的眼眸里。




  • No.6“再见海棉宝宝!哈哈哈哈!”(窗户里飞出了庆祝彩带)


(?????)

(这什么沙雕梗???)

(布星,不能破坏上一段的气氛)

(写平行向告别吧)



“都怪你,为什么不叫那群警察来。”怪盗基德看着既无电台转播又无粉丝互动的黑漆漆的天台,不免感到寒酸极了。


“真过分啊,怪盗基德,我可是难得为你考虑。”工藤新一满不在乎地捋着袖口,面颊上有点儿淡淡的粉红。


怪盗基德看着看着,瞬间就怨念全消了。



“名侦探,”他笑嘻嘻地凑过去,“我要离开了哦,我以后都不回来了。”


工藤新一眼睁睁看着怪盗基德仗着四周无人,便呈现出一副2B青年的模样,帅气的踪影全无,突然有些懊悔之前的的决定。


“名侦探,我准备了魔术秀,你都没有给我带礼物吗?”怪盗华丽的声线被蹂躏成矫揉造作的调调,工藤新一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你一个小偷你要闹哪样啊!?」工藤新一在心里咆哮,脸上却是面不改色地睇了一眼随时都可能扑过来的白衣怪盗。感受到对方将哀怨演成实体化的决心,工藤新一不受控制干巴巴地说道:“你要什么?”完了之后立刻有种拍死自己的冲动。


怪盗基德眼睛一亮,咧着嘴,龇出一口小白牙。



“一个吻怎么样?”



怪盗不怕死地把一只狼爪搭在侦探漂亮的肩胛骨上,见少年只是不置可否地脸红,胆子更是大了几分。


工藤新一有丝迷茫地瞧着他,淡色的樱唇柔嫩得仿佛要沁出水来。白衣少年闭上眼嘟起嘴,缓缓靠近那片他肖想了已久的圣地,想要一亲芳泽……


“嗷!!!!!”怪盗基德毫无预兆地嚎了出来,伴随着一连串的咳嗽和喷嚏。“新……咳,新一你,”他用手卡住自己颈项,“你居然用防狼(误)喷雾!!!咳咳咳,咳,阿嚏——”一个巨大的喷嚏。怪盗基德被震得踉跄了一下。


怪盗一向优雅,如今狼狈的形象便格外具有喜感,工藤新一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爆发出一个大笑。怪盗基德似乎为此震惊了一下,有那么两秒钟,他呆呆地盯着名侦探的笑颜,忘记了咳嗽和打喷嚏,直到工藤新一重新板起脸,举起一个小罐子在他眼前威胁似的晃了晃。


怪盗基德吓得一缩脖子,随即被一阵新的咳嗽和打喷嚏的冲动席卷。每当他产生一阵更加剧烈的动静,工藤新一就会抑制不住地跟着笑。



于是,寂寞的天台上充斥着几种奇怪的声响,此起彼伏。



等到终于能够站直身子,怪盗基德羞愤地瞪了眼名侦探,匆匆丢下一句“再见”便飞速地冲向天台边缘,途中还不忘打了个喷嚏。真是的,该庆幸之前闭了眼么?


身后的名侦探还在止不住地大笑,“再见怪盗基德!哈哈哈哈!”


天台上飞出一个足球,带着完美的弧度划过天际。怪盗基德忙不迭地躲过,片刻后随着一声春雷般的惊响,漆黑的天空瞬时被绚烂的烟火所装点起来,高高低低的楼房映出了点点光斑,摩天大楼的玻璃幕墙更是镜子一样将这美景重重复制。千万的市民抬头仰望和惊呼,怪盗基德回头看时,那人的眼眸里深深地装满了星星。




  • No.7“我不希望大家相信从空洞的脑袋无聊的嘴巴里说出的无稽之谈!”



一年后。


米花市一起连环杀人案结案的发布会现场。



年轻的记者小姐拼命保护好怀里的卡片和话筒,挤开嘈杂的人群,来到新秀名侦探跟前,怀着一颗砰砰乱跳的心,大声问出了一个令全场瞬间无声的问题。



“工藤先生,听说江古田著名魔术师黑羽快斗最新演出,实际上是暗藏着对您的告白,是否确有其事?”



工藤新一愣了一下,随后露出一个有些严厉的神情,“我近日听说了很多有关此事的风言风语,我不希望大家相信从空洞的脑袋无聊的嘴巴里说出的无稽之谈!不过……” 他微微沉吟了一下,


“鉴于……鉴于黑羽先生的确向我提出了有关申请并且……”全场开始有些按捺不住地窃窃私语,有个茶杯倾倒,引发了一阵小小的骚动。


“并且我也,咳,同意了他的请求所以……”工藤新一提高声音以压住桌椅摩擦地面的噪声以及女孩们强压在嗓子里的小小尖叫。


“这的确不算是个谣言。”工藤扫视着人群,随后赞赏似地看了眼年轻的记者。



女孩的眼睛亮亮的,映出周遭疯狂明灭着的闪光灯。




————To Be Continued

--------------------------------------------------


* lof的敏感词真迷!!!筛查下来竟然是“防狼(咳)喷雾”。。。

* 然后呢,然后就在一起了,8-10全是糖

*(我究竟是怎么把这么沙雕的梗写得那么正经的……(捶地)

* 这次好像有点潦草,对不起




姓名详析:盖勒特·格林德沃

艾霖娜:

-
盖勒特・格林德沃(Gellert Grindelwald)


——Gellert是匈牙利版的Gerard,后者来源于日耳曼语的ger(矛)和hard(勇敢、顽强)。同样,盖勒特也是极有才华和极度危险,他手中的矛指向全世界,为使巫师扬眉吐气。为了达成这一理想化的世界,他不在乎杀戮。


——有趣但是纯属巧合的是,盖勒特 (Gellert)这个名字和格雷特 (Gelert)这个名字很像,后者是北威尔士传说中(但有现实依据)一条忠狗的名字。根据当地的神话,格雷特是卢埃林王子最忠实的伴侣,但被误认为是杀害王子的婴儿(王子的继承人)的罪魁祸首。它的“坟墓”是英国格温内思郡贝德格勒特(字面意思是格雷特的坟墓)的一个景点,这一传说也在该地区流行。


——Grindel在古德语中意为“闪电”,在拼写上也和传说中被贝奥武夫打败的怪物格伦戴尔很像。在德语中,wald的意思是“森林”。Grind是指结痂,我推测结痂的伤疤可以引申为晚年格林德沃在纽蒙迦德的悔恨(邓布利多认为“老情人”表现出了悔恨,但也有认为格林德沃拒绝告诉伏地魔老魔杖的下落并嘲讽他符合格林德沃一贯的性格作风,他只是为了表现出不屑)。Grindan在古英语中意为“磨碎”,进一步引申为“破坏者”。在中古英语中,grindel意为“愤怒”。在古斯堪的纳维亚语中,grindill取自“风暴”,也可以指“咆哮”,或者发出响亮的、令人恐惧的呐喊声。我们可以根据罗琳对伏地魔时期社会的描述来猜想那时的欧洲大陆巫师与麻瓜尽不得安宁的状况。


——主页一篇翻译里也提到过罗琳官宣邓布利多爱上了格林德沃(这完全可以理解,格林德沃是极富魅力的。少年时期他狂热张扬,根据哈利的描述,他流露出的是弗雷德乔治式恶作剧成功的大笑。我认为当时厌倦家庭渴望逃离的邓布利多很容易被他吸引),但是格林德沃并没有指染英国,并在伪装成珀西瓦尔・格雷夫斯的时候询问纽特和邓布利多的关系(详见神奇动物在哪里,算是给GGAD党一个安慰ww)


——并且邓布利多的其中一个中间名就是珀西瓦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