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夏之微

w开学长弧w「点开看喜食cp」

*✲゚*
哈利•波特
名柯魔快
宝石之国
*✲゚*

_^绝对杂食^_少雷点_^

→斯哈&快新&冬巡组 首

♡西弗勒斯本命
♡怪盗基德本命
♡灰原哀本命
♡南极石本命

子站「艾霖娜」hp圈常驻

【快新/邂逅日24h 6:00am】特工x特工paro


* 你们好w这里是第7棒的微微

*上一棒 @拖稿严重患者想要去世 的点的人设「特工x特工」还加了一些情节设定,特殊要求:要写得「有特效帅气噼里啪啦有氛围」……但是我……我怕是只用了人设

* 清颜我错了「跪」我没达到要求我对不起你qaq

* 祝邂逅日愉快~

————————————————————

虚无——

自树林升起白茫茫的一片雾气,浸染着叶片,微微泛着朦胧的晕。有些树枯死了,灰扑扑的粗壮树干歪斜而诡异地刺向天空,另有好些细碎的枝堆积在地上,被掩埋住的蜿蜒的管道似乎导向某个不可预知的地方。

-

“喀嚓——”枯枝发出被人踩断的浅响,少年轻吁一口气,捋了捋袖子,拾起一根树枝拨开层层的棕褐色,直到露出锈红的铁管,才勾起嘴角露出一个浅笑。

“所以说,果然是这里。”

少年扬起白皙的颈项,透明的汗水蜿蜒而下,未及深入领口,便被袖子一把抹去。少年的目光坚毅而自信,沿着铁管的方向伸向远处,层绿的尽头,有一丝白色的光亮。

-

树林间突兀地显现出一片水泥地,地上四处可见裸露的钢筋,杂碎的砖石,破败的高楼矗立其间,缭绕着淡淡的雾气愈发显得惨白。少年沿着墙根前进,从上衣口袋里摸出一副平平常常的眼镜戴上,指尖轻触按钮,区域内的地图立即在眼前展开。

-

“啊,还真是奇怪呢,这种地方竟然没有任何机关。”

少年闻声猛地转头,手指迅速摸上腰间的手qiang。他微微眯起眼,避开刺目的日光,那人身形的轮廓也逐渐显露出来。

-

对方似乎与他年纪相仿,甚至穿着与他身上所差无几的深色轻便短外套与长裤。黑色的鸭舌帽沿压得很低,右眼处覆盖着银色的单边眼镜,使人看不清容貌,少年只觉得有几分眼熟。

“江城集团,特工1412号,黑羽快斗,人称怪盗KID。”少年确信地断言,“是你吧。”

现在少年确确实实地抽出qiang来了,将它横过一个帅气的角度直指向对方的胸膛,“江城如今这样的处境,也就是你还能够撑撑场面吧。”

对方耸了耸肩,无所谓地偏过头,露出一只英气的蓝眸带了点轻佻意味地眯起,“帝都也不过如此,工藤特工。做这一行快没有出路了,不考虑改行吗?”

工藤新一神色一凛。

如今国际警方势力逐渐加强,私人特工行业式微,正逐渐淡出政府的视线。这次的任务对于工藤所在的帝都集团来说至关重要,关系到政府是否撤销对帝都的投资。

然而现在看来,与帝都齐名的江城集团也有着相似的处境。

-

不是没有料到会有别的组织盯上这块肥肉,但原本念着想要同行的身份,与对方商量着把任务让给他们,但如今的黑羽快斗显然没有妥协的可能性。

工藤略低着头,眼神却还是牢牢地锁住眼前的人。时间在那一刻凝固,思虑在一瞬间百转千回。

—— 下一秒工藤迅速翻转右手,用qiang托击向对方头部,毫不意外地被避开了。黑羽快斗敏捷地后跨一步,手不知从哪里拂过,工藤新一只瞥见一道白色的光影,再看时却发现手中的qiang早已落地。

嘶——扑克牌?工藤倒吸一口凉气。

双方拉开了些距离,工藤用力抿了抿唇,前跨一步俯转身,快速出右腿从侧面袭击对方下盘,同时趁着转身的空挡将手伸进衣领内,取下雕饰精美的银色颈刀勾在指间,在黑羽快斗因闪避而不得不靠近自己时忽地从他身后旋转到右侧,想要借着惯性出拳进攻。

黑羽快斗一惊,条件反射地一把抓住工藤的手腕,却不想是个虚招,下一秒一把冰凉尖锐的小刀已势不可挡地挨着他的颈项了。黑羽快斗惊愕地愣住,眨了眨眼睛。

这时候工藤新一眼底的笑意又才重新显露出来些许。他正欲开口,却被黑羽快斗喝断:

“别动!”

这么一来工藤新一也呆住了——

这家伙,这家伙究竟是什么时候将扑克牌抵在自己颈侧的?之前工藤仅动了那么一下,瞬间便感受到……那张紧逼的边缘平滑、质地优良的扑克牌,以及那之下绷紧的青筋,和跳动的血管。

工藤新一感到一阵窒息。尽管是纸片对刀片的对决,但他毫不怀疑那简单的扑克在黑羽快斗手里所能够产生的的威力,绝不亚于他手中锋利的小刀。

工藤新一有些生气地盯着黑羽快斗,眼里透出一丝威逼与胁迫。黑羽不知怎地有些心虚,却又立即释然——

——什么嘛,明明都是偷袭!

黑羽快斗毫不畏惧地瞪了回去。

-

工藤新一皱了皱眉头。现在的形势如二人,黑羽快斗握住了工藤一边手腕,两人的另一只手分别持着武器饶过对方的脖颈抵在致命的气管和动脉处,这时工藤才发现,两人之间的距离竟所剩无几。

这样一来,除去折光的单片眼镜遮挡的部分,少年清秀的面庞便清晰地展现在工藤眼前。脸型带着少年人的清瘦且有棱角,五官也可称得上精致,容貌竟是与工藤新一有八九分相像。

——倒不是工藤自恋,黑羽快斗的确足以说是好看了,工藤新一中肯地暗暗评价。

工藤继续打量着眼前的人,头脑飞速运转,企图回想起一些有关对方身份的信息,却没有发现黑羽快斗表情中的小僵硬,以及他耳根处的一丝微红。黑羽仍旧苦苦维持着怒目而视的表情,觉得自己眼角都快抽筋了。工藤不知道,他这副思索的神情近乎可谓是天真纯良,叫人神思恍惚,想不起他手中仍旧紧紧攥着的危险刀片。

好……好看啊。

明明是背光,黑羽快斗却觉得有些晃眼睛。

他想象着工藤新一的目光沿着他的侧颊线上攀,描摹过他的嘴唇,鼻梁,最终重新漫进他的眸子。这是他第一次以特工的身份被洞悉真实的相貌,让他不可避免地感到一阵抑制的紧张与兴奋。顶着怪盗的名号,他从未有时与人靠得如此之近,他知道,在这样的距离下那浅浅的一片单边眼镜所能起到的效果微乎其微。

他是在观察自己?那个业界内无所不能的工藤特工,有着与他相同的外貌,齐平的实力的传奇少年,在他们相遇之前很久,他就早已注意到他了。而此刻,「对方在看自己」这个认知让黑羽快斗心跳加速,他伪装出与平常无差的呼吸频率,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

“我,咳……”黑羽快斗张了张嘴,不自然地清清嗓子,“我不想伤害你。”

工藤新一猛地眨了眨眼,忽然发现自己已走神了许久。他感到些许的莫名和懊恼,这样的行为在他的特工生涯中几乎从未出现过。做任务时走神?此可谓特工之大忌。如果刚才黑羽快斗动手……工藤咽了咽口水,感受到横在颈项边的薄纸片边缘的利刮,又忆起黑羽模棱两可的求和言辞,顿时脸一红,有些恼怒地猛抬腿,膝盖直击对方下身的致命之处——

“嗷—————”

不远处的树林传来几阵凄清的回响。即使是特工如黑羽快斗,也受不住此等性质不良的恐怖袭击,不免哀嚎出声。

工藤新一吓了一跳。两人的手具是一抖,扑克纸片飘飘悠悠地落下,停在表情痛苦抽搐不止的人身边。工藤小心地将颈刀插回脖子上的挂坠,看着黑羽快斗的惨样,有些迟疑地抿了抿嘴,又不满意似地撅了起来。其实他本来倒是想说“我也不想伤害你”……只是现在没法说出口了。

……哼,谁让那个家伙靠那么近的……

工藤新一摸了摸脸,才后知后觉地发现面部烫得厉害,呼吸也是不正常的急促。工藤瞄了一眼依旧躺尸的黑羽快斗,不知所措地晃了晃手臂,抓抓头发,又瞄了一眼。半晌终于想起来这是对家的特工,工藤新一释然地松了口气,也没好意思再作出给对方下迷魂药之类的举动,直接弯下腰捡起手qiang便转身离去。

-     -

「上一秒还沉浸在被关注的沾沾自喜之中,潜意识里溢满了这样那样激动人心的yy,下一秒梦想就直接破碎,痛彻心扉得淋漓尽致。」

——天堂与地狱的落差

把手从某处移开,抬起袖子遮住脸,又悄悄露出眼睛望了眼某人决绝的背影,黑羽快斗错觉这辈子都不会再爱了。

-     -

-     -

工藤新一在破旧的走廊里行进着,对于身后渐渐逼近的琐碎声响并不感到意外。尽管那声音极其细微,特工的敏锐直觉还是告诉他,有人来了。

哦,还是熟悉的气息,在他的记忆中尚且鲜活。

虽然他几乎可以肯定那家伙不会出事,但这一刻还是不由自主地松了一口气。

还是有些忐忑的吧?要是真给人家弄废了……工藤新一有些混乱地想到,要是对方真的生气,大不了给人家道个歉,毕竟不是啥正经的比试,也不是堂堂正正的K.O.,况且工藤自知双方实力相当,目前也算是默许了黑羽快斗与他暂时的同阵营身份。身后的动静已经靠近到装作没发现都觉得尴尬的地步了,工藤抹把汗,僵硬无比地转过身——

“ 你来啦~”

黑羽快斗:“……”

妈的老子不会再相信你的引~诱~战术了工藤新一!!

-

话刚出口工藤就想一巴掌抽死自己。靠那种自带波浪线的语气是怎么回事?搞得像他有多么期待他跟上来一样。

工藤新一果断地转身加快了脚步。却被身后不依不饶的声音紧紧贴了上来。“新一~我疼死了!你要负责的哦~~~”

???这是什么自来熟的体质?工藤新一也懒得纠正他的称呼,毫不犹豫就拍掉了搭在他肩膀上的手,加紧迈了迈步子,“既然没事了就不要扯了!”

“谁说我没事?我超有事!!!”

有事个鬼,这样活蹦乱跳的。工藤新一小跑起来,企图甩开后面的人,但这显然有些空望和不切实际。“有什么事啦!”工藤新一翻个白眼,无奈地小声低呼。

“断子绝孙啊新一!啊你要对我负责啊~…………欸不要跑!”

oh靠。工藤新一怎么也没有想到业内闻名的怪盗KID竟然是无可救药的中二病晚期骚年,这个认知让他的世界观有些崩塌。以前竟想当然地认为黑羽快斗是个高冷属性的顶级特工——就像他一样,他想象过与他对决的场景,并跃跃欲试地期待着,然而现实给了他沉重的打击。

“你别再跟着我了,我绝对不会给你当儿子的。”

黑羽快斗:“……”

-

面对突然不正常地沉默的黑羽快斗,工藤新一有些莫名其妙。他正犹豫着要不要再说点什么,却忽然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拽着手臂往旁边一拖。工藤新一一个踉跄,刚好摔进走廊边一转折处的死角。工藤新一咬牙倒靠在狭小空间的墙壁上,发出一声闷哼,随后便感到身上突然一重,定睛一看,黑羽快斗那张放大的俊脸又再次呈现在眼前,略昏暗的环境衬得他深蓝的眸子格外晶亮。

工藤新一条件反射地想要惊呼,但当他猛抽一口气,尚未发声却被一下子堵在了喉咙口。工藤新一还没来得及疑惑,便因唇上陌生的触感而空白了整个大脑,只依稀记得那人好看的眸子和一瞬间惊恐的神情。

黑羽快斗对天发誓他在那之前没有任何旖旎的念头。他只是,他只是察觉到有生人接近,危急之中才将工藤推进了这隐蔽处,工藤似乎并未察觉危险的到来,被这股力道吓了一跳。黑羽此刻出手不便,见工藤似是要惊叫出声,慌乱之下 想也不想地一口堵住了对方欲张的樱色薄唇。

-

——触感究极软,糯,气味香甜。特工灵敏的感官清晰地替黑羽快斗分析这一切,即使他的大脑早已处于当机状态。

有一瞬间工藤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对于「初吻被夺走」这件事是如何发生的,他一点也不了解。唇上被从未有过的奇异触感所占据,那人起初压得很紧,使他喘不上气来,随后便渐渐放松下来,浅浅地抵着而无所作为。传来的温度比他自身的稍暖些,对方的上唇非常干燥,略硬化的表皮有些硌到他,相反下唇也许是刚被舔过,泛着氤氲的濡湿。

-

两人的鼻子紧紧相贴,潮湿闷热的气体喷在对方脸颊,所到之处皆沦为一片潮红。两人默契地没有动作,几秒钟后杂乱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还有一个粗声粗气,一个细声细气的说话声。

“是这边吗?”

“没有错,就是这里的动静。”

隐蔽处的两人心里同时咯噔一下,啧……之前真的是太不警惕了。因为临时地点是家废弃多年的医院,考虑到设备早已坏尽,也没有任何的新制的人为机关,打打闹闹中两人都逐渐有些松懈。

-

而此时工藤新一的理智才刚刚回笼,便立即全身心绷紧地细听外面的动静。待到外面的两人因一无所获而发出的嘀嘀咕咕抱怨声远去之后,终于眯起眼松了一口气,而后猛地反应过来一把推开黑羽快斗,怒视着他。黑羽才从紧张中缓过来,对上工藤新一的眼神又打了个颤,连忙地摆着手想要解释一番。

经过这么一番工藤当然知道黑羽快斗的用意何在,他只是气不过,按捺不下那一点点别扭的小羞耻,以及隐隐的一丝悸动。工藤新一试图赏给黑羽快斗一个清脆的巴掌,却又忽想起此刻不能发出太大的动静,又觉得那样做似乎很像被占了便宜的小妇女,于是变掌为钳,狠狠地掐上黑羽快斗颈项处细嫩的肉。

黑羽快斗猛地睁大了眼睛,嘴巴张成了圆圆的O形。工藤新一一看形势不妙,害怕对方嚎出声又惊动还未走远的组织的人,也不知怎么想的,就仿照黑羽刚才的举动,飞快地凑上前去用嘴堵住了即将出口的惊呼。

黑羽快斗的大脑第二次光荣牺牲,随即便是一阵心花怒放。

终于清醒的工藤新一震惊且无地自容。他对这种类似「献吻」的举动无以作解释,想要归咎于“阻止对方发声”的被迫行为却绝望地发现自己的双手根本都空着,活动自如。工藤习惯性地抿了抿唇,却使得这个举动更加的色气而接近于接吻。黑羽快斗的目光一秒变得戏谑,仿佛是get到了什么思想点,黑羽快斗就着此刻微张的口型探出舌头,并在对方终于想起撤回之前,成功地接触到了那片柔荑。

感到被轻佻地舔了一下,工藤新一倏地弹开,两人皆是面色潮红,胸口剧烈起伏。工藤新一捂住脸懊恼地呻吟着,他实在不明白,为什么一遇上黑羽快斗,智商便掉线得厉害。

一番惊心动魄之后,工藤新一反而平静下来。他仍旧保留着一部分封建的思想,认为「接吻」这种事情是只有和喜欢的人才能做的。即使这两次亲密接触可以被解释为应急措施,但是这接二连三的意外,已经让工藤新一认识到了自己的不对劲。是喜欢上了这仅仅认识一天的人吗?在此之前确有耳闻,也期待过与他的相遇,也曾在冥冥之中把对方当作宿命的对手。工藤新一在没有任务时是一名普通的高中生,兼职私家侦探。不严谨的思维,暗中的心慌意乱,又也许只是难得被调戏的不适应?反正工藤新一绝不承认是喜欢上了黑羽快斗。

-

因为工藤新一从来都不相信一见钟情。

——————————TBC——————————

* 呼,还是TBC了呀。

* 作业很多且最近各种比赛忙得一塌糊涂是真的,但所给时限很长也是真的,我自己写文速度慢、没真正抓紧也是真的。

* 会把坑填掉的w希望能多加一些剧情。再一次地鞠躬致歉!

* 下一棒 @归于山岚 ,梗先不说w因为我不太清楚她具体写的哪一个w

* 谢谢大家!愚人节快乐!

评论(11)

热度(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