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夏之微

w随缘更新w

*✲゚*
哈利•波特
名柯魔快
宝石之国
*✲゚*

_^绝对杂食^_少雷点_^

→斯哈&快新&冬巡组 首

♡西弗勒斯本命
♡怪盗基德本命
♡灰原哀本命
♡南极石本命

【快新】数学课除了催眠,还可以作恋爱助攻

-

*数学课≈安眠药

——————————


暖春时节无疑最易犯困,这点在接连不断的数学课上尤为真理。


工藤新一可以为了破案三天三夜不眠不休,却无法在连上三个多小时的数学课上保持清醒的头脑,尤其是在花费整个晚上读完一本精彩的侦探小说之后。


春意最是轻柔,和暖的风掺着细碎的阳光,拂过少年渐渐阖起的眼角时还顺了一缕香气。少年敏感地轻翕鼻尖,一低头发现摊开的书页上坠了一朵紫丁香。工藤新一将脑袋搁在胳膊上,对着爬满公式的黑板继续发呆,上下眼皮的距离以令人不自觉的速度悄悄减小,每每到了某个临界值又“刷”地拉开。


当工藤新一第n次睁开眼时,视线里霍然出现了一双白皙的手,掌心对着他,修长的手指张开,将他的视野分割成一块块碎片。


嗯?


工藤新一挑了挑眉毛,大脑仍是一片空白。

那双手忽地移动,星移斗转间,十指交错着翻出纹样,工藤新一眼前一迷,那指间已多了一朵紫色的精致小花。淡香萦绕在鼻尖,工藤新一的视线追随着那抹紫色,在那灵巧无比的指间滑动,思虑不由得有些飘飘然。


“新一……”


似乎有人在耳边吐气如兰,那声音低呼着他的名字,隐隐约约听不大分明。


“你很累了,很累了。”


那个声音蛊惑般低低地念着,但音色间浓浓的熟悉感使他丝毫提不起警惕。


“你太累了……”似乎带了一抹担忧与心疼,“睡一会儿吧——”


工藤新一想要反驳说他不能睡,但眼前的花朵忽地一晃,夺走了他的思想。


“睡吧新一,睡吧……”声音缓慢地说着,循循善诱,“有我在呢。”


工藤新一没由来地感到一阵安心,神经全然放松下来,呼吸也趋渐平缓。


“新一……”


思想逐渐模糊。


“你太累了。”


紫丁香掉落在少年如花瓣般柔软的唇边,工藤新一彻底跌入了梦乡。


-


黑羽快斗抿抿嘴,欣赏了会儿后座的美少年安静的睡容,抽回手,嘴角勾勒一个调皮的微笑,露出两颗小虎牙。转过头来瞄了一眼正唾沫横飞的数学老师,黑羽快斗想了想,伸手拿过新一的笔记本低头写划起来。风拂过刘海,遮蔽了少年的眉眼,细碎的温柔却自其间泄露出来。笔尖流下的枯燥公式也好似情书一般。


-


放学的铃声于这样年龄的高中生,是天籁般的福音。沐浴着柔和的黄昏,走读的学生们三三两两嬉笑着步出校门,住宿生则是聚集在操场上打排球。草地边有几个女孩捧着书本复习,空旷的天台上却晃动着两个少年的身影,追逐打闹着不肯停歇。


乱发的少年熟练地开锁,窃笑着匆匆奔入,紧随其后的便是工藤新一。


“黑羽快斗!”工藤一边追还不忘喊,“赶紧把我的笔记本还来!”


黑羽快斗咯咯笑着躲避少年的手,“哟大侦探,精神很好嘛!倒是一点儿也不困了喔!”


工藤新一怒,“你还提!在数学课上催眠我这种事,也太无耻了吧!”他扯住了快斗的衣角,却被对方一个金蝉脱壳灵巧地逃开了。


“怎么这么说,”黑羽快斗无辜地眨眼,“那我还不是看你辛苦了,想让你休息会儿嘛。”


工藤新一脸一红,尴尬地躲开对方放电的眼神——咳,他还真不是因为破案才没睡的来着……


黑羽快斗只当他是害了羞,抿抿嘴也没再瞎跑,乖乖站着微抬起脑袋,让工藤帮他整理乱七八糟的衬衫衣领。


两人倚在天台的墙边看风景,学校的天台上了锁,并不对外开放,也就这样的两个人会把这里当做常来的“秘密基地”。


黑羽快斗不知从哪里摸出一本笔记本递给工藤,“喏,都帮你记好了,感谢我吧。”


工藤新一翻开看时瞬间愣了一下,那与之前他自己写的截然不同的熟悉字迹,正是久违了的“怪盗体”,华丽又张扬,让他想起那个笑得欠揍的白衣怪盗。


工藤新一半月眼,“喂我说,也没见你自己的笔记记得这么好看啊!”


“那难得帮新一记一次笔记,一定得拿出与名侦探相配的最佳字迹啊!”


工藤新一暗自被感动到了,忍不住地脸红心跳。直觉自己冒傻气的侦探佯怒,将手伸向裤腰带做出威胁的样子,就像以前常做的那般,期预着小偷露出慌张的神情。


黑羽快斗睁大眼睛迅速望天,颊边飞上两团红云。出乎侦探所料,他并没有丝毫的惊慌,而是一脸的……痴相?


工藤新一一懵,问他:“你在想什么?”


黑羽快斗一脸晕乎乎的样,“想……爱情来的太快了!”他眼神乱晃,从侦探下身一掠而过,又迅速地飘向远处。


工藤新一愣,顺着快斗乱瞟的目光思考了几秒钟,才忽地明白过来,随即咬牙切齿:


“黑羽快斗!!!”侦探恼羞成怒地低吼,“把你不纯洁的思想给我从脑袋里面丢出去!!!”


工藤新一愤愤地用足球踹他的屁股,提醒那个不长记性的小偷自己摸裤腰带的用意到底是什么。


黑羽快斗哭丧着脸哀嚎,“谁知道名侦探你变回来了还会整天带着那怪物足球啊!!!”消气的侦探翻翻眼睛,丢给他一个不屑的神情。


“你活该!”工藤新一将脑袋一扬,骄傲地走了,留下黑羽快斗独自满脸郁卒地蹲在地上画圈圈。名侦探什么时候这么经不起撩了!黑羽快斗哀怨地在心里碎碎念。


于是,傍晚逐渐安静下来的校园里出现了这样一幕:

冷漠的冰山美少年昂首阔步,身后另一位与之长相所差无几的少年脸上带着讨好的笑,摇着尾巴亦步亦趋。


-


春天是恋爱的季节,花朵恋上绿叶,晨昏线恋上地轴。在万物皆生的时节,寂静的校园里,春意正浓着呢。


————end————



*其实就是抒发一下连上一上午数理化的怨念——|ω・)


评论(4)

热度(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