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夏之微

w随缘更新w

*✲゚*
哈利•波特
名柯魔快
宝石之国
*✲゚*

_^绝对杂食^_少雷点_^

→斯哈&快新&冬巡组 首

♡西弗勒斯本命
♡怪盗基德本命
♡灰原哀本命
♡南极石本命

【快新】记一次工藤新一失败的告白

是啊,是我了

黑羽快斗的鸽子精们:

白队擂台第四棒!





生着锈的铁门“砰”地打开,年轻的侦探猛地撑住门框,眼神直直地射向天台的另一边。

 

——一个寂寂的白色身影踩着月雾在那端轻巧巧落下。

 

 

侦探反倒沉静了些许,从那锈掉的门上抽开手,任由它咿呀地阖拢。侦探的脚步是坚定的,而他本人还在微微喘着气,似乎是尚未从方才的剧烈运动中缓过来,颊侧还染着胭脂。

 

白衣的怪盗从未转身,斗篷在月雾中肆意地漫舞。

 

工藤新一感到有什么正离他而去似的,随即一阵心慌慌的烦躁,少年人终是沉不住气的,一瞬间什么也不顾了,忍不住问出口。

 

 

“为什么?”

 

为什么拒绝?

 

 

工藤新一怎么也没有想到怪盗基德真的说出了那个意表拒绝的字眼。

 

 

他们认识了半年多了。敏锐如工藤新一,又怎么会意识不到年轻的怪盗对他的迷恋?两人之间的你追我赶,若有似无的调情,暗含挑逗意味的歧义话语……充斥着刺激与较量那人明里暗里泄露出的爱意,使侦探的心悄悄地沦陷。

 

 

他不介意旁人如何看待这一切,他已经为别人付出够多了……这不是重点,但谁在年少的时候没疯狂过几回呢?为了他作为侦探的正义梦想,他可以连命都弃置不顾,为什么在爱情上便不能如此!

 

他愿意相信自己在两者上有同等的好运气,也愿意相信那白衣的怪盗。

 

 

 

他一直认为,他们的感情将是水到渠成的事——只欠一个告白,外加一个充满激情的吻……工藤新一低吟一声,用手掌根部遮住了眼睛,随后下滑,捂住整张脸。

 

——有的,那次他们的嘴唇不是差点就相遇了吗?

 

地点刚好,是他们邂逅的天台;氛围刚好,周遭的空气静谧而微燃;至于距离……再近些,就更好了。

 

 

两人都有些呼吸急促,相似的眸子透过对方的瞳孔,再望进自己的,像一个无尽的循环,又像湛蓝的漩涡将彼此都吸入深渊。

 

 

 

中森警官破门而入的声响不合时宜地打断了这一切,怪盗基德忽然醒悟似的慌忙松开揽在新一腰间的手,纵身一跃,向远处飞去。侦探略有些失神地喘着气,看着晚到一步的中森警官对着远去的白点手舞足蹈地怒骂,随后拍拍他的肩说着,“小子,辛苦了。”

 

 

明明已经很近了。

 

——但那距离,刚好可以解释为意外。

 

 

工藤新一终于意识到,他该做些什么——那个毫无觉悟的小偷似乎没有想要告白的迹象。某些时刻他的确感觉看不透他,但他实在是有些等不及了。

 

只要有充足的时间细细思量,侦探便从不做没把握的事,对于怪盗基德的告白亦是这样。

 

他用侦探的方式拟划了详细的方案和策略,花了三天时间打了腹稿——为此他甚至向灰原哀旁敲侧击地询问注意事项,然后被迫忍受了半个钟头来自女孩看穿一切的戏谑眼神。

 

 

只是——

 

 

 

“不。”

 

白衣的少年将眼睛埋在帽沿和单片眼镜的后面,嘴唇微动。

 

工藤新一睁大了眼睛。若不是周围的寂静使得那微小的声音显得太过清晰,他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侦探死死地盯着对方隐藏在帽沿后的脸,就好像他真能看透似的。白衣少年绷得过紧的下巴将他的紧张泄露得一览无余。毫无征兆地,怪盗转身就跑,急跨两部,展开了白翼。

 

工藤新一吃惊得忘记了射出一个足球来阻止那人无耻的逃脱行径。

 

 

——当然,他也不会。

 

凭着对风向的观察以及对那人的了解,或许还有天意——工藤新一在另一个天台上追及了迫降的怪盗基德。

 

 

于是便有了先前的一幕。

 

 

工藤新一向白色的背影逼近,少年的自尊心与好胜心,以及侦探喜欢寻根究底的特质,都叫嚣着迫使他开口询问。不然他追上来做什么呢。

 

怪盗微不可见地抖了一下,但没有动作。

 

侦探顿了下,眯了眯眼。

 

 

“这不像你,基德。

 

“怪盗不是一向有风度的吗?

 

“为什么要拒绝?”他顽固地问着,却仍旧没有得到回复。

 

“除非真的是我自作多情……”

 

 

白衣少年猛地睁大眼,一转身却发现侦探早在某个被他忽略的时间里立于跟前了。猝不及防的一下促使怪盗脸颊爆红。

 

“你没有!”

 

本来是激动地喊出口的,一对上对方的眼睛,声音便小了些许,但仍旧是固执的坚定。

 

 

开了口,事情便容易得多。

 

“不是现在,现在还不行……”怪盗急急地说着,想了想,又恳切地加了一句,“新一。”

 

工藤新一浑身一颤。

 

 

那人从未这么称呼过他,大多数时候是一本正经的“名侦探”或者“侦探君”,偶尔是“工藤新一”。

 

 

“我……”

 

他想说些什么,但是被怪盗一挥手打断了。他仿佛知道他要说什么,不能更清楚和肯定似的。

 

 

 

“我知道你不在乎身份,更不在意别人的看法和眼光,”他抓住侦探的手腕,隔着袖子握着,“但是我在乎。”

 

“我不希望你忍受这些无谓的东西,说没有影响是绝无可能的。

 

“我希望我们能够得到所有人的祝福,而不是非议。”

 

 

怪盗基德轻咬住右手指尖,眯着眼微一偏头扯下手套,轻巧地塞进口袋,侦探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白衣少年第一次伸出五指扣住对方的手,指间的坦诚相见使得工藤新一又一阵战栗。

 

 

“快斗……”

 

“是怪盗。”白衣少年严肃地纠正,伸出一根食指抵于对方唇上。“怪盗是不能和名侦探在一起的,但黑羽快斗可以。等我的葬礼过了之后,他便会来见你。”

 

“愿意等吗?”少年笑得有些欠揍。

 

 

侦探勾勾嘴角,“那么,可不要失约了,小偷先生。”

 

 

 

 

“到时候,我将亲自为你送葬。”

 

 

 

 

 

 

 

 

—end—

 

 

作者有话说:

祝黑羽快斗生日快乐ヾ(◍°∇°◍)ノ゙


评论(3)

热度(188)

  1. 初夏之微黑羽快斗的鸽子精们 转载了此文字
    是啊,是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