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夏之微

w开学长弧w「点开看喜食cp」

*✲゚*
哈利•波特
名柯魔快
宝石之国
*✲゚*

_^绝对杂食^_少雷点_^

→斯哈&快新&冬巡组 首

♡西弗勒斯本命
♡怪盗基德本命
♡灰原哀本命
♡南极石本命

子站「艾霖娜」hp圈常驻

【快新】名侦探也是凡人系列 2

-

第二弹:困扰正常17岁男孩的那些小♂秘♂密

PG-13

——————————

* 是随想啊w

——————————


厚重的窗帘阻隔了月光,一室的黑暗浓稠得化不开,深黢黢的,叫人挣脱不得。



热。



工藤新一感到前所未有的燥热,仿佛置身烤炉,最后一点水分也快被榨干,只能无助地喘着气,像一条涸辙的鱼。伏在身上的人不住舔吻他的唇,使那柔嫩的花瓣变得湿润,也缓解了他的干渴。他努力汲取着那区区的一点湿润,像是久困于沙漠的旅客,绝望地舔舐瓶中最后一滴水。那是毒药吗?工藤新一模糊地想着,却忍不住伸出手臂,勾住眼前人的脖子用力收紧,以便接近那给他慰藉的源头。


有双手在他身上灵巧地游走,魔术般点燃所有的火把,却不将其熄灭。工藤新一难耐地弓起身子,感到自己像是伊卡洛斯,即将落入海里窒息而死——融化的不止是双翼。


“KID……”他听见有人轻呼,带着隐忍的欲望。是他自己吗?



亲吻。



有什么正在深入,模糊中工藤新一听见有人低哑地温声软语,那声音中含着安抚的力量,使他心定神宁,却又止不住身体的轻颤。


气流拂过耳垂的感觉如此清晰,令他浑身酥软无力。工藤新一凭着直觉紧跟那人的步伐,攀越高峰,又一起堕入深渊。黑暗太过深切,他看不清对方,却感觉自己陷入了恍惚的幻境里去,仿佛被无限宠爱着,只要长梦不醒,他终将幸福到世界尽头……


——————————


晨曦将露水蒸干,工藤新一惊慌失措地睁眼,刚一动,便感到胯间一阵冰凉,不用手摸都知道,底裤早已濡湿一片。


要死了,怎么做这样子的梦……


工藤新一红着脸试着挪动自己靠在床头,腿间的粘腻若有似无地蹭着下身敏感的肌肤,随之而来疯狂的羞耻感使他浑身轻颤。


工藤新一小声地呻吟着,用右手手掌轻轻抵住额头,欲哭无泪。长到17岁才做春梦,算不算是个奇迹?工藤忽然想起一年多前服部平次忽然给他打电话,吞吞吐吐地问他有没有做过什么奇怪的梦,还一直别扭地强调“你知道的,你知道的那种啊……”



工藤新一莫名其妙,答了不知道便冷漠地挂断了电话。


但是现在他知道了……工藤新一绝望地想,他就不能不知道么!?


难道是他以前思想太禁欲系古板了……或者他一直爱着他的案子,只是没法和它们做些不可描述的事?



停。



工藤新一命令自己停止胡思乱想。



他也不想表现得像个情窦初开的无知的青涩小伙,虽然事实就是如此……但是谁能告诉他,为什么是个男生!?


好吧,他可以接受这一点,但为什么是那个小偷啊啊啊!!!


那声“KID”又在耳边回响,工藤新一再次呻吟,忍不住扯过被子捂住脸。



铃声不适时地响起,工藤新一看也不看地一把抓过手机接通,宫野志保的声音传了出来。



“快点起床!你还想吃早饭……诶?!!你在哭吗?”



“我梦到他了……”工藤新一苦着脸下意识地倾诉。



“哈?”



“怪盗基德……”



宫野志保一愣,没等她反应过来,那端的工藤新一仿佛一下子醒悟自己刚刚说了什么,然后猛地按断了电话。



宫野志保眨着眼,片刻后终于意识到了那个傻瓜侦探究竟出了什么状况。脸红,嘴角控制不住地扬起,女孩难得没形象地倒在沙发上笑个没完。“那家伙也长大了啊……”女孩带着笑意喃喃自语着,不住地用手给自己扇着风。


————


这边的工藤新一羞愤欲绝。忍着胯间的异样感姿势别扭地走进盥洗室,他想着宫野一定猜到了什么,于是毅然决然地决定今天不去蹭早饭。



end


——————————

  • 今天一定要话痨:


* 我给自己定了三个段,cm,cb,sy……

(我希望你们看不懂……看懂了也不要明说好嘛www)

但是只写了第一个w后两个可能还会写……(只是可能啊


* 这叫什么,我大概是第一次一脚踏上了R-18门前的草坪,扒着黑漆的雕花铁栏杆向里张望。但是短期内进不去吧……怎么办,完全写不下那些wwwwwww的词(!)就比如某器官的学名(www)还有……什么的(←你在说什么)我也不想像个什么都不懂的青涩小女生一样虽然事实就是如此。嗷!有种手伸进了罐子拿到糖却抽不出来的感觉。


* 简直像挤牙膏一样,不过我平时写文也差不多其实……


*总之谢轻喷!!!



评论(22)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