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夏之微

w开学长弧w「点开看喜食cp」

*✲゚*
哈利•波特
名柯魔快
宝石之国
*✲゚*

_^绝对杂食^_少雷点_^

→斯哈&快新&冬巡组 首

♡西弗勒斯本命
♡怪盗基德本命
♡灰原哀本命
♡南极石本命

子站「艾霖娜」hp圈常驻

【快新】离个婚也要秀恩爱吗?

* ooc无下限

* 全体有毒

* 轻喷求你们了

————————————————————

毛利兰表示对这种写个离婚协议书还要叫上她来做参谋的行为无法理解。

小两口的,有什么事情内部解决呗,非得麻烦别人干什么?

————————————————————

工藤新一今天要和黑羽快斗闹离婚,问他原因,他也不说。

黑羽和他实在争不过,只好无奈地说行吧,那我们写个离婚协议书,以后也好各顾各过日子。

工藤新一同意了。

-

工藤沉吟了一下,打电话叫来了青梅竹马毛利兰以及住在隔壁的灰原哀,帮忙起草离婚协议书。

毛利小姐原本不想掺和的,但碍于新一的情面,还是到场了。至于灰原哀……她只是抱着看热闹的心态过来的。

四个人围着一张茶几坐着,大眼瞪小眼,气氛尬得一批。

随后还是兰小姐心善,看不下去地开口:

“咳咳……那个新一啊,你们……开始?”

工藤沉默地点头,执起笔开始写:

-

男方1:工藤新一
男方2:黑羽快斗

经双方协商达成一致意见,订立离婚协议如下:

一、双方自愿离婚。
二、……

-

工藤放下了笔。

“我们一样一样来。先来说说财产的问题。关于资金,结婚后我们两人所挣的所有金钱,包括所有的现金和存折,我们平分。”

“可以。”黑羽快斗毫不迟疑。

工藤望了望毛利兰,见对方没有异议,便又看向对面的灰原哀。解药制作成功后,灰原以小学生身体太麻烦,不方便做科研为理由,只服用了一半的剂量,成功地恢复到了初中生的年龄。

感受到工藤的目光,她把目光从手指甲上收回来,百无聊赖地扬了扬下巴,示意两人继续。

-

“房子的问题……房子没有什么好说的,各回各家,这工藤宅还是我的。”

“……好。”黑羽无奈。

“咳咳,我问个问题哈……当初为什么是快斗住在工藤家里呢?明明……”

“兰,闭嘴。”

-

毛利兰耸了耸肩。

“我们继续。接……”

“那叫做上门女婿。”一直默不作声的灰原哀忽然开口解释道。

“……”

-

两人装作什么都没有听到的样子,工藤提高了声音:“接下来说我们的车子。”

“我们只有一辆英菲尼迪。”黑羽的眼睛亮了亮,“新一,那辆车给我好不好?”

“……为什么?”

“那辆车的颜色和你的眼睛一模一样。”

“……别废话,那也是你的瞳色。”

“不是的,新一,我……总要留个念想。”黑羽快斗漂亮的眼睛里溢满了悲伤。

工藤沉默了一下。

“好吧,车子给你。”他用力在纸上添上几划。

-

工藤写完了,又正欲说点什么,黑羽快斗忽然悲戚戚地插道:“还有我们的孩子。”

“噗——” 正在喝茶的灰原哀猝不及防地一口水喷了出来,撒在桌上。

“是是……是你们的孩子?”毛利兰大吃一惊,缓缓抬起一只手,颤颤巍巍地指向工藤,又指了指黑羽。

“……兰,闭嘴。”

工藤新一默默地把离婚协议书往旁边挪了挪,以避开桌上的水渍。然后温柔地唤道:“慕斯——”

一只漂亮的狸花猫轻盈地跃上了工藤的膝盖。

工藤点点头,眼含柔情:“这是我们爱情的结晶。”

“……”毛利兰哭笑不得。

“咳,咳,咳咳……”灰原哀一口水直接呛住,形象全无地咳嗽起来,她翻了个白眼,下定决心以后再也不在这两人说话的时候喝水了。

工藤新一打着半月眼,阴恻恻地盯着她。

灰原好不容易止住了咳嗽,工藤也收回目光,望向怀中的猫咪。

“慕斯,跟我留在这好不好?”

“不行,慕斯的名字都是我取的,我们不能分开!”

“咳,那个,恕我直言,你们是在争夺孩子的抚养权?”毛利兰实在忍不住吐槽。

“兰……”

“我我闭嘴!”

“不是,你没错。我就是想问一下你认为谁能够更好地照顾慕斯呢?”

“啊……问我吗?”……这种事情我怎么会知道啊!?

慕斯忽然轻轻地地叫了一声,磨蹭着在工藤新一怀里撒娇。

工藤低头,眼中的温柔仿佛要溢出来,“快斗,他跟你真像。”他轻轻地抚弄着猫咪耳后的软毛,看着猫咪舒服地眯眼。

工藤忽然转向黑羽:“快斗……我们分开之后,我允许你续娶,但这个人只能是爱你的中森青子小姐,不然我是不会安心的。”

“你也是。我只允许你娶这位温柔的青梅竹马小姐,别的人你想都不要想。”

“……喂!谁要嫁给他啦!”毛利兰抗议,她才不要嫁给一个gay好不好!

工藤点头:“我不会娶兰的,以后也不会再婚。”

黑羽快斗也点头:“那么我也是。青子已经有男朋友了。”

“所以新一,我走后你一个人更加要照顾好自己……要按时吃饭,不能天天熬夜,要多喝水,天冷了记得加衣服……你总是不记得!办案的时候要注意安全……你知不知道你上次浑身血淋淋的样子有多可怕!”

“你才是!那些逃生魔术魔术难道就没有危险了吗?你那些道具我都看过了,有些比怪盗基德的道具还过分!还有上次……我……魔术又不是用来吓人的!”

“喂我哪里有表演恐怖魔术了?”

“你突然看见人的脑袋掉下来不觉得瘆人吗!?”

“……可是我没有弄得很血腥啊,你没看到当时所有的观众都在惊呼或者大笑吗?”

“……你知道什么!”工藤眼眶都红了,“你那天的演出我为什么会迟到!我以前迟到过吗!?”

黑羽紧张了,“新一……” 他凑过来,刚想要拉住对方的手,却被对方一把甩开。

工藤吸了口气,脸色煞白,“那天我原是提前了的,路上碰到案子……”他的呼吸急促起来,“那个人……死者他……他的……就那么突然掉在地上,就跟……一模一样……我……”他的声音已经略微颤抖了。

黑羽快斗心疼得不行,也不顾新一反抗,一把将名侦探搂住,将他的脑袋按在自己肩上,感受着怀里的人细微的颤抖。“新一 对不起……对不起……”

感受到怀里的人渐渐平静,黑羽快斗闷闷地出声“新一……我们不离婚了吧。”

工藤猛地抬头仰视着黑羽,“离啊!怎么不离!”眼眶还红红的,眼神却凶巴巴的好像发怒的小狗,黑羽快斗看着,心跳有些加速。他随手揉乱了工藤整齐的发型,并在对方炸毛之前用一个吻封住了那张绝情的嘴。

-

两人都脸色绯红气喘吁吁之后,工藤才突然想起来什么惊呼:

“等等!兰和……”

却发现俩小姑娘早在不知什么时候就悄悄离开了。

-

“所以说,你究竟为什么要和我离婚?”

“哼……”

“不记得了。大概是因为你没有给我准备生日礼物吧。”

“……” 至于么闹那么大动静。

不过反正他也没当真。

“谁说的!?我这就送!我把我自己送给你♡”黑羽快斗死皮赖脸地凑上去,

然后被嫌弃地推开了。

“……去把灯关了。”

“什么?”

“我说关灯啊!”工藤新一别扭地别过脸去,使劲推搡黑羽快斗,却还是能看见耳根隐隐发红。“快点去!”

-

“这种事情怎么能难倒魔术师呢?”

黑羽快斗轻轻打了个响指。

“啪!”

“生日快乐,新一。”

-

——————————关灯——————————

-

* 非常、非常的杂乱,包括所有的剧情以及文字。

* 以及连平常的渣文笔水平都没有发挥出来w只能寄希望于下一篇了。

* 梗的灵感来源不是什么开心的事情,带一点自我安慰性质。

* 写的时候都没想好具体的结尾,所以是后来临时编的「很像生贺对不对」。本意是发糖,中间也有改变过主意,却发现自己不会写虐。

* 唉。

评论(19)

热度(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