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夏之微

w随缘更新w

*✲゚*
哈利•波特
名柯魔快
宝石之国
*✲゚*

_^绝对杂食^_少雷点_^

→斯哈&快新&冬巡组 首

♡西弗勒斯本命
♡怪盗基德本命
♡灰原哀本命
♡南极石本命

【快新】段子十题5-7

-

* 描述见前篇——【快新】海绵宝宝语录十题1~4 (微恶搞


* 建议连前篇阅读

————————————————————




 

      
  • No.5“再见海绵宝宝,我会想念你的。”



怪盗基德的告别演出不是偷取任何宝石,而只是以魔术师的身份,单纯地,简简单单地表演了他最后精心准备的节目。


楼下大片的路人驻足惊呼,不少人拿着手机做直播,尽管他们什么也看不分明。电视台与警察部署在东京另一条街道,还未能及时赶到,不过怪盗基德从不缺少观众。



事实上,今夜只要一个就够了。


——艺术家从不讨厌那些真正优秀的评论家。



怪盗基德以一个帅气的鞠躬礼结束了他的表演,将手中的玫瑰献给名侦探。



“All days are nights to see till I see thee,


And nights bright days when dreams do show thee me.”



年轻的怪盗牵着工藤新一空出来的那只手,仍旧保持着弯腰的姿势,尚未完全成熟的声线被刻意压低,诗句从那白色高礼帽沿下边缓缓流泄出来,如同瑰云般浓墨重彩。


工藤新一捏了捏手中除去尖刺的玫瑰,有些心不在焉地垂下眼睫盯着圆圆的帽顶,惊异于自己在这种时刻竟然还有心思开小差。


夜晚的楼顶当真是一片漆黑的,但是月光却显得愈发明亮了。白色的西服微微反射着些许银光,显得朦朦胧胧,似真似幻。


手背传来嘴唇的触感,工藤新一微不可见地抖了一下。侦探的心里像一湾浅潭,乱得漾满了波纹,却是清澈而透得见底。



“再见名侦探,我会想念你的。”



白衣的怪盗直起身来松开少年的手,轻盈地跃至天台低矮的围墙上蹲下,扶住帽沿最后回眸一笑,随即消失在侦探的视线中。


工藤新一隐隐感到什么东西正在失去,不免稍微有些慌乱,抬眼看时候,四周又只剩月光,明晃晃,清亮亮的。


工藤新一隐约听见楼下人群的喧哗,警车刺耳的鸣声愈渐接近。走到天台边缘向下看时,各色的灯光在远处的地面闪烁着,映在蓝色的眼眸里。




  • No.6“再见海棉宝宝!哈哈哈哈!”(窗户里飞出了庆祝彩带)


(?????)

(这什么沙雕梗???)

(布星,不能破坏上一段的气氛)

(写平行向告别吧)



“都怪你,为什么不叫那群警察来。”怪盗基德看着既无电台转播又无粉丝互动的黑漆漆的天台,不免感到寒酸极了。


“真过分啊,怪盗基德,我可是难得为你考虑。”工藤新一满不在乎地捋着袖口,面颊上有点儿淡淡的粉红。


怪盗基德看着看着,瞬间就怨念全消了。



“名侦探,”他笑嘻嘻地凑过去,“我要离开了哦,我以后都不回来了。”


工藤新一眼睁睁看着怪盗基德仗着四周无人,便呈现出一副2B青年的模样,帅气的踪影全无,突然有些懊悔之前的的决定。


“名侦探,我准备了魔术秀,你都没有给我带礼物吗?”怪盗华丽的声线被蹂躏成矫揉造作的调调,工藤新一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你一个小偷你要闹哪样啊!?」工藤新一在心里咆哮,脸上却是面不改色地睇了一眼随时都可能扑过来的白衣怪盗。感受到对方将哀怨演成实体化的决心,工藤新一不受控制干巴巴地说道:“你要什么?”完了之后立刻有种拍死自己的冲动。


怪盗基德眼睛一亮,咧着嘴,龇出一口小白牙。



“一个吻怎么样?”



怪盗不怕死地把一只狼爪搭在侦探漂亮的肩胛骨上,见少年只是不置可否地脸红,胆子更是大了几分。


工藤新一有丝迷茫地瞧着他,淡色的樱唇柔嫩得仿佛要沁出水来。白衣少年闭上眼嘟起嘴,缓缓靠近那片他肖想了已久的圣地,想要一亲芳泽……


“嗷!!!!!”怪盗基德毫无预兆地嚎了出来,伴随着一连串的咳嗽和喷嚏。“新……咳,新一你,”他用手卡住自己颈项,“你居然用防狼(误)喷雾!!!咳咳咳,咳,阿嚏——”一个巨大的喷嚏。怪盗基德被震得踉跄了一下。


怪盗一向优雅,如今狼狈的形象便格外具有喜感,工藤新一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爆发出一个大笑。怪盗基德似乎为此震惊了一下,有那么两秒钟,他呆呆地盯着名侦探的笑颜,忘记了咳嗽和打喷嚏,直到工藤新一重新板起脸,举起一个小罐子在他眼前威胁似的晃了晃。


怪盗基德吓得一缩脖子,随即被一阵新的咳嗽和打喷嚏的冲动席卷。每当他产生一阵更加剧烈的动静,工藤新一就会抑制不住地跟着笑。



于是,寂寞的天台上充斥着几种奇怪的声响,此起彼伏。



等到终于能够站直身子,怪盗基德羞愤地瞪了眼名侦探,匆匆丢下一句“再见”便飞速地冲向天台边缘,途中还不忘打了个喷嚏。真是的,该庆幸之前闭了眼么?


身后的名侦探还在止不住地大笑,“再见怪盗基德!哈哈哈哈!”


天台上飞出一个足球,带着完美的弧度划过天际。怪盗基德忙不迭地躲过,片刻后随着一声春雷般的惊响,漆黑的天空瞬时被绚烂的烟火所装点起来,高高低低的楼房映出了点点光斑,摩天大楼的玻璃幕墙更是镜子一样将这美景重重复制。千万的市民抬头仰望和惊呼,怪盗基德回头看时,那人的眼眸里深深地装满了星星。




  • No.7“我不希望大家相信从空洞的脑袋无聊的嘴巴里说出的无稽之谈!”



一年后。


米花市一起连环杀人案结案的发布会现场。



年轻的记者小姐拼命保护好怀里的卡片和话筒,挤开嘈杂的人群,来到新秀名侦探跟前,怀着一颗砰砰乱跳的心,大声问出了一个令全场瞬间无声的问题。



“工藤先生,听说江古田著名魔术师黑羽快斗最新演出,实际上是暗藏着对您的告白,是否确有其事?”



工藤新一愣了一下,随后露出一个有些严厉的神情,“我近日听说了很多有关此事的风言风语,我不希望大家相信从空洞的脑袋无聊的嘴巴里说出的无稽之谈!不过……” 他微微沉吟了一下,


“鉴于……鉴于黑羽先生的确向我提出了有关申请并且……”全场开始有些按捺不住地窃窃私语,有个茶杯倾倒,引发了一阵小小的骚动。


“并且我也,咳,同意了他的请求所以……”工藤新一提高声音以压住桌椅摩擦地面的噪声以及女孩们强压在嗓子里的小小尖叫。


“这的确不算是个谣言。”工藤扫视着人群,随后赞赏似地看了眼年轻的记者。



女孩的眼睛亮亮的,映出周遭疯狂明灭着的闪光灯。




————To Be Continued

--------------------------------------------------


* lof的敏感词真迷!!!筛查下来竟然是“防狼(咳)喷雾”。。。

* 然后呢,然后就在一起了,8-10全是糖

*(我究竟是怎么把这么沙雕的梗写得那么正经的……(捶地)

* 这次好像有点潦草,对不起




评论(4)

热度(59)